设为首页 - 加入收藏
您的当前位置:主页 > 北大新校长 > 正文

史上任期最长的北大校长长达17年但晚年竟被赶出

来源:未知 编辑:admin 时间:2018-10-31

  历届北大校长,首推蔡元培,但今天文章里这位是史上任期最长的,长达17年。

  前一晚,他梦到有只熊来了家里,而农村迷信熊是生男孩的吉兆,他也笃信这点,就叫蒋梦熊吧。

  十几年后,蒋梦熊参加革命,被国民政府列入黑名单,为了上学,又改名蒋梦麟。

  5岁时,父亲就把他送到家塾,从《三字经》开始,一遍遍诵读,过完一本又一本,不知所云的古书。

  母亲问他:你怎么跑回家来了,孩子?家塾不好,先生不好,书本不好。你不怕先生吗?他也许会到家里来找你呢! 先生,我要杀了他!家塾,我要放把火烧了它!

  正是这样的传统早教经历,伤害了他的天性,所以日后他的一生,都在致力于改变中国教育。

  蒋怀清在上海好几家钱庄做股东,因而家里算上小康之家,不然真正意义上的农家孩子,吃饱穿暖都发愁,也顾不上学习。

  蒋怀清在家乡绝对算得上新式人物,他在上海黄浦江上常看到往来的西方轮船,也想造一个。

  这时,他意识到科学技术的重要性,就把11岁的蒋梦麟从家塾接回,又送到了村外40里的绍兴中西学堂。

  这里才是蒋梦麟人生的启航,因为他结识了老师蔡元培,一个决定了他能否实现抱负的人。

  这一年,日本横滨,一个叫梁启超的年轻人创办了《新民丛报》,“其笔下犹如千军万马”,在年轻人中饱受追捧。

  行动上,他们节衣缩食把省下的钱藏在床下,找到机会就慷慨地捐给孙中山,支持革命运动。

  “两个矛盾的势力正在拉着,一个把我往旧世界拖,一个往新世界拖,我不知道该怎么办,满脑子矛盾的思想简直是尚未成熟的心理无法忍受。”

  1908年,在父亲的支持下,蒋梦麟赴美留学,上船前,他去了一家理发店,把封建象征的一头长辫子剪掉了。

  考上加州伯克利分校农学院,一天,他正准备去农场观看挤牛奶,路上看到一群孩子蹦蹦跳跳去上学。

  要知道,他当时在国内学的口语驴唇不对马嘴,一开口就捉襟见肘,跟人说话都是未开口脸先红。

  1912年,蒋梦麟从伯克利毕业,又转去纽约哥伦比亚大学,攻读哲学、教育学。

  老师是美国著名的教育学家约翰杜威,这个老头,还有两个中国得意门生胡适、陶行知。

  “教育如果不能启发一个人的理想、希望和意志,单单强调学生的兴趣,那是舍本逐末的办法。只有以启发理想为主,培养兴趣为辅时,兴趣才能成为教育上的一个重要因素。”

  更难得的是,蒋梦麟的教育理念与北京大学有种知识上的亲近和认同,这份杂志也帮他敲开了北大的一扇窗口。

  《新青年》与《新教育》,一南一北,遥相呼应,劈开了中国旧社会混沌的半边天。

  5月4日,北京3000多名学生走上街头游行,群情激奋时,火烧赵家楼,将和平爱国运动转化为刑事案件。

  北大学生遭到抓捕,时任校长蔡元培动用一切关系,营救学生,也深知自身难保。

  三天后,被捕学生被释放了,蔡元培与北大师生在红楼外列队欢迎,很多人都哭泣不已。

  北洋政府下达最后通牒,如不平息,将要撤销蔡元培一切北大职务,并解散北大。

  蔡元培随后发表他在北大的最后一番讲话:“诸君稍为原谅,坚持上课,自己略微受些委屈,并且希望诸君以后遇事能够坚持冷静的态度。”

  蔡元培离京后,北京更是乱作一团,学生们已经由爱国运动,转为挽留蔡元培风潮。

  5月28日,蔡元培回电教育部:“号电敬悉。卧病故乡,未能北上。元培。宥。”

  亲自出任肯定不行,这时想到了自己的学生兼同乡蒋梦麟,代理他出任校长一职。

  此人教育理念与他相近,又是刚从海外回来,没有党派根基,容易协调北大各方事务。

  在随后召开的评议会上,他主动开腔:“我只是蔡先生派来盖印子的,一切仍由各位主持。”

  他给友人写信道:“我21日到北京以来,吃了不少苦,好似一个人投在蛛网里,动一动,就有蜘蛛从那乌角里,出来咬你。若无破釜沉舟的决心,早被吓退了。”

  那时候的北大的确是一桩烂摊子,政府欠经费、学生搞游行、教授出难题,什么事都得找他。

  第一要务要把学生们从运动中拉回课堂,恢复正常的上课秩序,本就风雨飘摇的北大,根本经受不起节外生枝。

  二十世纪初,北京许多高校都无米下炊,拖欠教授、学生补助断发是常态,唯有北大保证了教学设施的持续更新。

  在学生葬礼上,蒋梦麟愤怒之至,公开谴责段祺瑞,“处此人权旁落,豺狼当道之时,民众与政府相搏,不啻如与虎狼相斗,终必为虎狼所噬。古人谓苛政猛于虎,有慨乎其言矣!”

  祸从口出,由此被列入军阀暗杀黑名单,在的年代,堂堂校长连家都不敢回。

  躲在北京六国饭店大半年,还自嘲:“我天天叫喊打倒帝国主义,现在却投入帝国主义的怀抱寻求保护来了。”

  蒋梦麟和蔡元培、马叙伦等教育界经营,共同筹办了国立第三中山大学,蒋梦麟出任校长。

  原本可以利用权力,为教育界另谋福祉的,蒋梦麟却成为同僚政治斗争的牺牲品。

  北大盛行自由之风,无论如何也融不进去。蔡元培仍旧是挂名校长,由徐大齐代理。

  北大不可一日无校长,62岁的蔡元培已经无力分管北大事务,蒋梦麟再度临危受命。

  著名历史学家顾颉刚,一年多来,工资只发了十分之一,回家老婆指着骂“你是个没用的东西。”

  当时蔡元培立校之初定下的“评议会”,也变成教授们以权谋私的途径,甚至可以任意辞退教授。

  “凡是在外兼课的教授,薪资比不兼课的教授低;在外兼课过多的教授,将降级为讲师。”

  蒋梦麟将这个棘手的活儿揽在自己头上,又鼓励大家“你们选聘新人,我去辞退旧人。”

  1935年,北大的面貌已经焕然一新,连日本人都盯上了这位活跃的校长,他们邀请蒋梦麟去大连司令部任职。

  三校联合治理,关系错综复杂,各集团利益微妙,遇到意见相左,很难向前发展。

  他那时主要负责在外拉拢资金,社会活动,闲时,就在地洞写自传、和沈尹默练书法。

  教授们极为不满,“我们这些年与清华合作,清华得到安定,我们得到鄙视,大家心中的心理是北大没有希望。”

  教授们公开指责他:“蒋校长的兴趣不在大学教育,战时他对北大的事不问,但他每日忙着招待无关紧要的外国人和云南的显要,可见他官迷心窍。”

  更痛心的是,挚友傅斯年、周炳琳、朱家骅搬出1929年他任教育部长时,颁行的“大学校长不得兼为官吏”的条款,逼他辞职。

  五岁时,那个怨恨刻板教育的男孩,23岁时,那个决定培育人才的男孩,被迫与自己的教育抱负分道扬镳了。

  吴相湘的《民国百人传》里评价道:“蒋梦麟先生在民国教育史上地位,仅次于蔡元培。”

  他在北大任职十七年之久,治校讲究民主,且严明,订立了各项委员会,就连图书馆都有专门的委员会。

  就连傅斯年都曾说:“学问比不上孑民(蔡元培)先生,办事却比蔡先生高明。”

  蒋先生两度临危受命,挽救北大于风雨飘摇之中,却一次被军阀迫害中断,又一次因战争改变。

  当年,他刚考中秀才,家中二哥已经在京师大学堂读书了,光是说到“京师大学堂”,他都觉得仰慕。

  多年后,竟然在这里留下了人生最浓墨重彩的一笔,也留下了余生再难补救的遗憾。

  蒋梦麟生在一个左右中都不是的年代,但他却慎重地选择了自己的道路。向时代提出他的贡献,对后代献出了他的宝贵经验。

网友评论:
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分类

Powered by 葡京在线娱乐_最佳娱乐平台 版权所有

Top